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刘亦菲与母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刘亦菲与母亲
XX医院里。“这不可能,我女儿怎么?”刘母看着单据对着医生说。“这也是意外发现,您的女儿确实是这样的,不过日后的调理可以帮她调节,也许可以恢复。”由于正在拍戏的刘亦菲突感身体不适,刘母出于对女儿关心带她到医院进行检查,没想到化验出这样的结果。“妈,我怎么了?”刘亦菲看着母亲不一样的神情。“哦,乖女儿没事,就是拍戏劳累过度,医生说要你先好好休息。”刘母拍拍刘亦菲的头,可是她的心却不像她说的这么平静。夜晚,刘亦菲的家中“乖女儿,妈已经帮你找好替身,女儿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刘母帮女儿盖好被子。“妈那您也早点休息。”从小由母亲陪伴养成了这样言听计从的性格。刘母在刘亦菲熟睡之后,轻声关紧房门,从家中走出。孤寂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此时她的眼角泛起了泪花,她在为女儿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而感到悲伤。大街上孤影人单的刘母无意中走到一家酒吧的门口,心想正好解酒浇愁。当她美艳的脸庞出现在酒吧里时,几个混混就盯上了她,不单单是因为她的美貌,更由于她傲人的身材,她的身体完全不符合她的年龄。“这位小姐,不知在下是否有幸陪您喝上一杯。”一个混混凑过来说着,一股女人身上独有的香气扑面而来,那个混混离她更近了。刘母虽然想要喝上几杯,但是看着这种气氛,尤其是身边的混混,她的内衣顿生厌恶,她现在需要的是安静……“我不需要人陪,你们走开!”刘母都没有正眼看那几个混混。几个混混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面前的美肉,他们围在刘母的周围,几只脏手在刘母的胸前和臀部揉捏着,刘母此时红晕的脸颊更显她的羞愤和急躁,但是她内心里却乱成了一团,她想得不是要怎么摆脱困境,而是想起了现在女儿的身体状况,不禁眼角滑出泪痕。“哟,这么没有野性啊!”一个混混说着,“哈,你不要,哥们要,我可是最喜欢这种大胸大屁股的乖乖女了”说着就要狠抓刘母的酥胸。“啊”一声尖叫,这一叫惊醒了想事的刘母。眼前出现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大手握在那个混混的手腕上,看起来用了很大的力,那个混混的小脸憋得通红。“哎,这没你事啊,你不要没事找事。”那几个小混混走到那个人的身边,其中一个还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示意要他放手。这个男人不但没理,震开手臂上的脏手,加大了手腕的力度,将握在手中的手腕一拧,那个混混只能顺着他的力道转了一圈,变成背对着他,他抬起一脚蹬在那个人的屁股上,那个一个趔趄趴在前面的地上。这一举动引来了酒吧里的很多人,这一有人围观那几个混混不干了,“嗷”一嗓子一个混混跳起来就是一脚,看着不躲闪的男人,那个混混本想这一脚一定踢上了,没成想在自己飞起来的同时,挨了那个男人快速的一脚,将自己踢出去2米远趴在地上。其他两个小混混还没等出手,就被他快速的出拳击倒在地。“啊!”女人的尖叫,那个男人回头的一刹那,看见女人手捂在脸上,同时一个酒瓶击打在自己的头上,一个没站稳蹲坐在了地上,瞬时鲜血在头顶滑落,此时男人的眼眸里透出精光,他刚要还手去打那个站在身后的男人时,那个男人灰熘熘的拉起旁边的几个人跑了,也许是他看到了男人此时眼里的凶光,知道自己不是人家对手,但是嘴上却不输给他,“小子想英雄救美,有种你就等着。”男人捂着头部看着他们离开,才缓缓的靠在吧台,“你……你没事吧?”刘母凑过来看着他有些痛苦的样子,“我送你去医院吧”“呵,不用,没吓到你就行,我没事,简单包扎下就行了。”说着朝酒吧的门口走去,刘母不放心的跟在他的身后。“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此时刘母没发现他在说话时嘴角闪逝而过的微笑。“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改日好致谢啊”刘母快走两步到他的身前。“今天只是小事……嘶……但是这种地方真不适合你来!”男人忍着疼痛说。“让我看看,你要去哪包扎啊?”女人关切的拉开男人的手,想要看他的伤口,毕竟这是为自己受得伤。“没事了,你快回家吧,一会要再被人盯上,我可顾不上你。”男人坚持着。“别这样,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男人等的就是这句话,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男人还想假意推搪,但是女人已经打好了车,按着男人说的方向,来到了男人家的楼下。“上楼啊,看什么呢?”刘母看着男人。“我……你还上去啊?”男人说。“当然啊,我得看你没事了才能走,这也算是报答你吧。”女人说着。两个人进到了男人的屋中,女人进屋乱翻着东西“你的医药箱在哪?”“嘶啊……在床下……我先去洗一下啊……”男人进了浴室。女人会意的从床下找到医药箱,走到厅里在冰箱里拿了杯可乐喝着,左等不出来右等不出来,“难道他晕倒了?”一个这样的想法从女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可是他洗澡……哎呀不管了”女人心急的来到浴室的门口。且说里面的男人听到女人的脚步声,心想女人一定是中计了,当女人开门的一刹那,他也坏着转过身。“啊”女人叫了一声,她看见了一张帅气英俊的脸,一身漂亮的肌肉,尤其是男人下体的阳具在转身时发出的一阵阵颤动。女人看到这些羞羞的低下头,但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漂着那个硕大的阳具。“不好意思,您等急了吧”男人说着,转过身背对着女人。女人此时才慢慢抬起头,“你的……”她没说出后面的话,因为在她面前的男人后背看着格外的好看,一个标致的倒三角型,她看着半天没说出话来。“我好像……”男人用手捂着微肿起来的头顶,男人假装着犯晕的状态,“缺氧……?”男人倒下的瞬间,女人眼疾身快,向前迈步用身体架住了男人的后背,从后面环腰抱住,然后拖着他沉重的身体,一直拖到沙发上。此时男人仰面倒在沙发上,透过眼缝看着女人桃红色的脸颊,女人的眼神一直在盯着男人的肉棒看,但是很快女人恢复了正常,从屋里拿出一条毛毯盖在男人的身上。“晕倒了,怎么办啊,这是哪我也不知道?怎么报120呢?怎么办……”女人乱成一团,在一旁自言自语道。忽然女人蹲在沙发边上,看着男人有些苍白的脸色,“希望你可以醒过来!”说着主动的送上香吻。女人用食指和拇指掐住男人的鼻子,用自己柔嫩的嘴唇分开男人的双唇,用舌尖轻轻的挑开男人的牙齿,一点点的向男人体内吹着香气。男人透过眼缝看着女人因为急切唿吸带动胸部上下的起伏,“真是动人啊!今天没白挨打!”男人慢慢的品尝着女人的香气,他的手“恢复知觉”,双臂搭在女人的双肩上,双手在她的头后交叉并将女人的皓首向自己的方向压着,他们的双唇此时紧紧的贴在一起,男人用舌尖挑起女人平坦的香舌,灵巧的一勾就将女人的香舌吸入口中。长久的人工唿吸让女人唿吸本就急促,当男人有这样的举动更是让女人不知所措,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冲上头顶,大量的津液让男人贪婪的吸吮着,一小部分顺着两个人的嘴角滑落在地上,积成一小滩亮亮的。“嗯……唔……”女人想要挣开男人的吻,但是美妙的感觉促使她没法这么做。女人从国外陪女儿回来之后就再也没享受过这样的亲吻,她此时有点不舍这种感觉。当男人的嘴唇离开的时候,女人的嘴唇仍旧微张,舌头还在搅动着,当她睁开眼发现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时,不禁“啊”的一声低下了头,两片红霞顿时爬升到她的脸颊。男人有意的用一根手指托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美丽的面庞“谢谢你给我唿吸……唿……你好香……我现在体内都是你的香气……暖洋洋的!”“啊……我……你醒了就好了……我给你上药吧!”女人起身时才发现男人的肉棒挺起来了,将盖在身上的毛毯顶得很高。女人假装没看到的样子,但是脸部却透露着快要滴血似的红润。女人在旁边拿来医药箱,帮男人的头部擦药上胶布。此时她蹲着身体,双腿微分,男人在低头的同时恰好看见她露底的内裤,“粉红色的”虽然男人只是轻声的说,女人还是轻轻的夹紧了双腿,她此时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对还是错。等女人给男人上好了药,包扎好,男人站起身背对着她将毛毯系在腰间,足够可以挡住下体,他安抚了一下刚刚软下去的下体,回头对着女人说,“谢谢你,喝点东西吧!”说着走向冰箱取出里面存的香槟,女人只顾看着他的背影,没有注意男人在拿杯子的时候在她的杯壁擦拭着一些东西……“来喝吧……香槟很好的!”男人举着杯。“你不能喝酒的……”女人有些关切的看着男人。“没事的,我自己身体自己了解,说说你今天为什么去酒吧吧?”男人喝了一口道。女人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是刘亦菲的母亲?那我就像他吐诉吧”女人打定了主意后,喝了一口就将今天内心的苦闷一一道来,当说到年轻的女儿的病时,她的泪光又一次的闪现。“这个女人怎么总哭呢?看我一会不把你弄笑的!”男人打定主意,“宫寒是可以治的,而且也不是说没有治愈的可能。”“啊?真的?”女人像是有了希望的看着男人。“你真的有女儿了?怎么你这么年轻呢?”男人夸着刘母。“哎呀……你快说怎么个治法?”刘母好像盼到了曙光一样。“您相信我?”“恩,我信”女人此时思考问题的方法处在短路的状态。“很简单,宫寒是由阴盛阳衰造成的,我们就采阳补阴,就可以了!”“说的简单,医生也这么说……唉”女人又一次失落了。“女人宫寒是哪里的病?”男人将头移到女人的脸旁,体会着两人之间的温度。“还能有哪啊……子宫呗……”这句话声说的很小,她能感觉到男人火辣的目光。“你也知道,那何不对症下药,你也说了你的女儿还小,没到20,看你这么关心她,我估计她没有过男朋友,对吗?”男人离女人更近了,唿吸着女人体内唿出的气体。“啊……她是没有……”女人此时感觉身体发热,脸部烫烫的,不知道是因为这样的气氛,还是酒精里的迷幻药造成的。“这就行了,您帮女儿找一个阳气旺盛的男人做她的男友,岂不一切都解决。”男人说着。“我啊……我女儿还不到年龄。”“现在是你放手的时候了……为了她好,也为了你好!”女人看着男人此时的目光,那是爱恋的目光,“啊……那是老公看我的目光……”,女人想着,仿佛她看见了自己的爱人。迷幻药的劲到了,男人继续对着女人施压,当男人再一次贴近女人的时候,女人感觉到自己的唿吸变得急促起来,忽然脑子里都是女儿被这个男人操的情景,“他的肉棒那么大,应该可以是最佳人选吧,那……”当她打定主意抬起头时,两个人的鼻尖贴在了一起,男人一嘟嘴唇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女人的双唇,并探出舌头在上面舔舐着。女人此时的双唇很是干燥,当碰触到湿滑的舌头时,女人不禁用嘴唇夹住舔舐她的舌头吸吮着,女人此次的主动,让男人很是狂喜。他双手在刘母的身上肆意的抚摸着,刘母此时感觉到体内的欲火被激发了,从美国回来后就一直没有享受过做爱的快乐,此时肉穴里突然传来痒痒的感觉。此时头部眩晕的感觉更加强烈,从乳房上传来的快感更加压住了自己理智的神经,她牵着男人的一只手放在自己侧身的扣子上,而她的另一只手已经解开了男人要上的毛毯,玉手握住坚挺的肉棒,“啊,好烫……唔……”男人依旧品尝着她的嫩舌,喝着她甘甜的津液。当男人解开女人的连体短裙时,女人很自觉的站起身体将身上紧窄的衣服褪去,两个大大的乳房像是挣脱了束缚一样跳动着,而她本人也“啊”的一声娇吟。男人就势将这个性感的羔羊扑倒在床,用嘴巴叼下她粉红色的内裤,一只手绕过她的脖子,抚摸着一面耳朵的耳垂儿,另一只手揉捏着她硕大的乳房,用指尖挑逗着女人嫩嫩的乳头,阵阵的快感从耳部和乳头传遍全身,她想呻吟但是嘴巴却被面前这个男人紧紧的压住。她感到自己的嫩舌和乳头已经完全被征服,她的肉穴不禁湿润的更加严重,那自己挺动着后腰的时候,仿佛能感觉到淫水在肉穴里的流动。“啊……啊……”男人的舌头顺着刘母的脸颊舔舐着,像是在用口水为她清洗着脸颊,男人的舌头在女人的耳朵上阵阵纠缠,时而钻进耳孔里,时而拨弄着柔嫩的耳垂儿。舌头在一点点的向下滑动,他在吸吮着女人的肩膀、前胸、乳肉、肚脐儿,他在一点点用口水湿润着女人的身体。女人此时感觉到身体的需求越来越大“今天我是怎么了,怎么和陌生人……不对,他救过我,就当我报恩吧……”女人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啊……啊……给我……好痒……”当男人舔舐到她的大腿时,刘母难耐的叫出声来。“给你什么?”男人的舌头故意在女人的大腿根部画着圈。“啊……给我……大鸡巴……啊……”刘母的大腿在一点点的颤抖,男人看着女人难耐的样子觉得是时候直取中宫了,想着他一只手拨弄着女人的毛毛,舌头点落在她突出的小肉芽上,另一手的中指轻轻的插入女人的肉穴。当男人的手指插入时,他才发现女人的肉穴早已春潮泛滥,湿滑的肉壁紧紧裹住侵入的手指,那些媚肉在不规则的蠕动,挤压、揉按、吸吮着男人的手指。“啊……抠的好棒……啊……要进子宫了……啊……”随着男人的手指在女人肉穴里的摩擦,大量的淫水涌出肉穴洞口,顺着臀沟流下湿润了菊花蕾,男人垂下的小拇指感受到女人高潮时菊花蕾一张一合的媚态,他顺势在张的时候慢慢的插入了刘母的肠道。“啊……那里……啊……好舒服……啊……”刘母疯狂的揉捏着自己的乳房,身上敏感的性地带都在被爱抚,激发了她身上沉默的性爱细胞,她挺动着腰身,生怕男人的唇舌离开自己的肉穴。随着女人第二次高潮的来到,男人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架起女人的双腿,将女人背靠着沙发,女人睁开媚眼看见自己双腿之间升起的大肉棒,妩媚的闭上双眼,然后用嫩手扶正男人的肉棒对准自己渴望的肉洞,“噗哧”一声,肉棒深深的插入在女人的肉穴里,女人用最简单的“拥抱”紧紧裹住肉棒以示欢迎。男人并不着急抽插,肉棒在女人的体内激情的研磨搅拌着,顶着女人的子宫知道她再一次麻痹的流出“眼泪”,男人将女人的双腿扛在肩膀上,双手拄着沙发,开始了慢慢的抽插,他在享受着女人媚肉包裹他的快感,他在享受着抽插时所带出来的“涟漪”。“啊……快一点。用力啊……痒死了……”女人扭动着腰身。男人双手捏弄着刘母的乳房,摆好姿势,“啪啪”“噗哧噗哧”的声音传入耳中,淫水在肉棒的摩擦下一点点的编程乳白色流出刘母的体外……“啊……好美啊……好棒……”此时女人心里想的是,“这个男人强壮,比老公棒多了。”当女人高潮的刹那,男人坏着将肉棒用力的插入肉穴,“扑……”大量的淫水被这一插,从肉穴和肉棒的缝隙中喷射而出,湿润了男人的阴毛,此时男人的肉棒在肉穴里别提多舒服了。女人媚肉的夹持下,子宫口大开,而男人的龟头刚刚好顶着子宫口,子宫在用力的吸吮着龟头,这样的快感是男人想要的,好像子宫在给自己做着口交一样。女人哪受得了这个,本就处在麻痹状态的子宫又一次流出泪水,男人摒住精关又在女人的体内抽插了二十几下也喷出了精液,女人被烫的又一次流出眼泪,昏了过去。当她昏过去的刹那,她好像知道了男人说的方法也许真的可行……“你醒了?”刘母趴在男人暖暖的胸膛上张开眼睛。“啊……”刘母想架起身体,可是感觉到头沉沉的。“别乱动,再休息一下。”男人说着在女人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昨天舒服了吧?忘掉痛苦了吧?”女人回想着昨天的事,想到身边男人操过自己,现在对自己又这么温柔,真是说不出的羞愧,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不起老公,但是已经做了,而且自己在昨天疯狂的做爱下,真的是忘记了昨天的事,但是突然想到……“我女儿……”“呵呵别急,对了你老公在国外不回来,你在国内总这么烦心不好,要不要我做你的老公”男人深情的看着女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女人按着她的胸肌想要看着男人,可是她不敢直视那火热的目光,好像小姑娘一样红着脸半天没说出话来。“呵呵,昨天做爱太急忘了告诉你,我叫慕晗。”慕晗抚摸着女人的秀发,“你放心,我不会干扰你的生活,但是你烦心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还没等男人说完,女人急切的送上香吻,“我愿意!”经过了一阵唇舌的缠绵,刘母还是想到了女儿,她泛着泪光的眼神递向男人,男人会意的看着她“别担心,不过得让你女儿受苦了,你找好人了吗?”“嗯……我想了个简单的计划,你来做我女儿的经纪人,然后……”女人羞媚的看着慕晗。“经纪人?”慕晗还装着不知道。“啊……我女儿叫刘亦菲……不过……”刘母说着。“你不是想让我……那我们算什么?”其实慕晗心里早就求之不得了。听到男人这么说,女人很欣慰“今天我们算是一夜情吧?……是因为你懂得怎么缓解我的压力,我才答应做你的……你的情妇。”女人继续解释着,“你知道怎么缓解女人的压力,知道怎么去爱女人,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女人看着盯着自己的男人,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等你做了经纪人然后剩下的事情你来办?”“这个病可不是一时两刻就能好的,你要做好长期的心理准备,我的意思是迷奸!”慕晗轻声说着。“就像我昨天一样?我昨天的幻觉还不够!”女人看着男人。“你知道……”慕晗很尴尬的看着她。“你以为呢?我感到身体不适的同时,那股火热不可能是酒水造成的,只有一种可能,迷药”“啊……这个女人真聪明!”慕晗心里称赞着,身体有些发抖。“呵呵,别怕……依你的条件我已经答应你了……”慕晗这才知道,当把一个女人CUA爽了之后,这个女人真的会做出任何不可能的事。刘亦菲的家里……“妈,您怎么才回来,昨天晚上去哪了?”刘亦菲疑问着,更疑问的看着母亲带回来的男人,“他是谁?”“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慕晗慕先生,以后他将陪着妈妈一起做你的监护人和经纪人”刘母介绍着,“这是我的女儿!”“哦,久闻‘神仙姐姐’的名号,应该叫妹妹吧。”慕晗调侃着。“妈,这个人……他什么来路啊?”刘亦菲在母亲的耳边轻声着。“妈妈帮你选的人,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吗?他是你父亲大学同学的同事,这次是就是为了协助妈妈的,一来可以多一个人照顾你……”刘母聪明的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女人只是“哦”了一声,又回到屋中睡觉去了,因为都是母亲给自己的安排,她也没说什么好不好,但是刘亦菲是真的没有正视的看过慕晗,因为身边帅气的男人太多,他根本排不上号,但是自己却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她将失身于这个男人。晚上的时间,刘母故意在女儿要喝的饮料里下了片迷药,当初问慕晗给自己吃多少的时候,慕晗说放了四分之一,刘母参考着说明书觉得一片的剂量应该可以让女儿昏迷,说明书上说这种药在女人吃了之后,可以造成大脑上的昏迷,但是感觉神经还在……吃着晚饭的时候,刘亦菲感觉到头脑的发晕,“妈……我又困了……脑袋沉沉的……看来还是没休息好啊,我先进去休息了妈妈……”说着撂下碗筷,身体一点点的移动,在还有知觉的情况下,刘亦菲的身体走进了卧室。“女儿……”刘母有些担心女儿的身体,也急忙走进卧室……慕晗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轻声的走进卧室关好房门,冲着正在扶着女儿的刘母,紧走两步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啊……别这样……女儿在呢……”刘母脸色微红,小声的说着。“她现在眼里只存在幻象,别担心。”当慕晗的手直取中宫的时候,发现刘母的内裤上已有湿迹,“原来在女儿面前,她更加的敏感啊。”慕晗加大了手的力度,手指按在刘母的阴阜上揉搓,不一会就能听见“咕叽咕叽”的水声,刘母微微张开檀口,身体不由自主的和女儿一起倒在了床上。“啊……美……啊……不要了……办事吧……”刘母张开朦胧的星眸。“看着我操你的女儿吧……”慕晗挑逗着刘母。“啊……嗯……我要对女儿负责……不能看你欺负她……”慕晗已经开始了行动,他将刘亦菲的身体压在身下,刘亦菲紧闭的双眸微微张开放出妩媚的光芒,她的嘴边渗透出晶莹的津液,白皙的脸庞略显红润,被这这样的表情冲击下,慕晗下体的肉棒一点点的扛了,他相信此时刘亦菲的表情能杀死千万男人的心。慕晗贪婪的吸吮着刘亦菲的津液,“哇……好美味!”慕晗嘴里咕噜着刘亦菲香甜的津液,让这每一丝的香味沾满自己的口腔,他不想忘记这个味道。慕晗的舌头伸向刘亦菲的檀口中,很轻松的勾出了美少女的“小信子”,两个人的舌头纠缠的难舍难分,“唔……唔……”此时刘亦菲有了眩晕并带有窒息的感觉,她的鼻音很重的哼着。慕晗不舍的离开她的嫩唇,双唇一点点的向下滑,在刘亦菲的香肩上留下道道的水痕,慕晗双手绕过刘亦菲的身体,从她身后解开连体睡衣的扣子,“唰”一下慕晗掀开了刘亦菲的睡衣,没想到她的美胸没有乳罩的束缚,一下跳入眼中,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感觉上很有弹性。不禁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嫩胸,将脸部俯下在美胸上舔舐并闻着,“有一股香味,和你的一样。”慕晗挑逗着在一旁的刘母,但是他却发现刘母的眼神在痴神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的身体一直在颤抖……慕晗没空理会她,只是吻了一下她的樱唇,然后继续舔舐着身下的美肉,一丝丝的快感从刘亦菲的乳首传入全身,慕晗并没有很耐心的舔舐着她的乳房,虽然很爱不释手,但是他还是担心药力的不够,以后有很多机会,心里打定主意后,他的舌头一点点下移。吻过圆圆的肚脐儿时,他发现刘亦菲这个唯一一个与母亲连接的地方都透露着她母亲的香气,当刘亦菲叫着痒的瞬间,慕晗的攻势已经转入下身。大腿、膝盖、小腿、脚丫处处都没有放过,因为他想知道这个人间的“天使”身体与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在美女的配合下,他慢慢的拉下刘亦菲的内裤……“啊……啊……”刘亦菲嘴里发出阵阵娇吟,原来慕晗的一根手指已经插入了刘亦菲的体内,可是当进入一个半指节的时候被东西弹了一下,“处女?”突然的一次词汇闪入慕晗的脑中,这一发现让他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他不禁停下手指的动作……“别停……啊……难受……动动……啊……”刘亦菲扭动着腰身。“不食人间烟火?现在不也是想要肉棒的淫货吗?”慕晗心里这样想着,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肉唇,中指在肉穴里抽插的同时将舌头抵压在“冒头”的肉粒上吸吮。“啊……好美……这是……啊……什么感觉……在飞啊……我飞起来了……”刘亦菲突然这样的娇吟着,大量的淫水从她湿滑的肉穴里涌了出来,她在男人的指奸下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啊……好香!”男人品味着处女的爱液才会有的芬芳……“啊……啊……唿……给我……要啊……”淫荡的刘亦菲肉穴被慕晗的肉棒摩擦的痒痒的,刘亦菲的肉穴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嘬着男人的肉棒。肉棒上此时传来阵阵麻酥的快感,顶在肉穴口的龟头一点点的挤入女人紧窄的肉穴。“啊……”刘亦菲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胀感压迫着自己,仿佛自己喘不过气来,当男人的龟头碰触到那层薄薄的肉壁时,才发现刘亦菲的眼角早已泛起泪花,男人赶紧停下插入的动作,俯下身体在她的脸颊上亲吻。在男人亲吻自己脸颊上眼泪的同时,她向上挺着下巴亲吻着男人的腮……这一幕落入了旁边母亲的眼帘,刘母已经被这样的一幕渲染了,她的手指在自己的阴核上用力的揉搓,不停的挺动着腰身,难耐的表情表示着她高潮的迫近……慕晗怎么会看不到这些,但是他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刘亦菲。他将双唇紧紧的吻在了刘亦菲颤抖的粉唇上。“唔……”慕晗感觉到刘亦菲的双臂抱得自己更紧了,她的嘴唇贴在慕晗的嘴上更紧,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在床,慕晗的肉棒在刚才的一用力,突破了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当慕晗感觉到女人的肚皮摩擦的时候,他知道这是刘亦菲给自己发的性信号,他开始浮起身体,由慢至快的抽插起来。“啊……啊……啊……啊……”刘亦菲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处女的肉穴就是不一样,神仙妹妹的肉洞果然不一样,有一种神仙飘飘的感觉吗?”慕晗心里也逐渐的乱想着,他不得不慢下动作,用肉棒一点点的感觉刘亦菲体内媚肉的蠕动。“啊……别停啊……求你了……啊……”看着女孩星眸微张,在水汪汪的眼神中男人读出了骚媚……“噗哧噗哧”的声音,两个人的性器完美的结合再分开,伴随着滴滴的落红和淫水的滑落,刘亦菲的下体一阵收缩,喷出了阴精。当刘亦菲喷精的瞬间,慕晗感觉到她体内的吸力非常的大,子宫张开了一个小口紧紧的吸住侵入的龟头,麻痒销魂的快感油然而生,慕晗屏住唿吸,握紧刘亦菲的腰身,他没有忍着射精的意思,因为射出来才是目的,在大力抽插了几十下后,精关大开,连续射出的精液将女人又一次送上云端……刘亦菲安详的睡了过去,刘母用舌头清理了刘亦菲下体的狼藉,换了被染红的床单并帮刘亦菲穿好了衣服才算安心的离开女儿的卧室,来到厅里。“唔……”刘母刚要对着男人说话,却被男人用双唇堵住了嘴,她现在只知道在看了情人和女儿的性爱之后,心里边变态的小黑暗被激发了,她自己的性欲现在正是旺盛的时候……慕晗在亲吻的同时,手伸向女人的下体,“啊……怎么湿成这样?”慕晗问着刘母,身体蹲下去观察女人的下体。此时刘母的内裤上也是一片狼藉,流出好多的淫水将其湿透了,男人本能的将内裤勒在女人的肉缝上,将肉唇夹着湿润的内裤一同吸入嘴里。“啊……”女人像是得到解脱一样,疯狂的向前挺动着腰身,慕晗看着眼前的美肉,真不知道自己是哪辈子修来的福。站起身拉着刘母进入只属于她的房间……在床上,慕晗反趴在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上,摆出一个男上女下的姿势,刘母眼前出现了一个软塌塌的阳具,但是还很大,她慢慢的张开檀口品尝着男人的味道,无意中发现肉棒上还依然的带有女儿体内的香气,刘母的肉穴不禁收缩了一下,更多的淫水分泌了出来,这一下满足了慕晗的口干舌燥,一股股成熟女人的阴液涌入口中。男人的性欲再一次被激发,肉棒在刘母的檀口中一点点的胀大,直到只能容纳半根在嘴里时,男人性急的翻身,让女人跪趴在床上,从后面毫不留情的插入女人的肉穴。“啪”“啊”,睾丸打在刘母的丰臀上的声音和女人的欢叫声融合在一起,刺激着男人的感官,男人抓着刘母的美臀在她身上发泄着未发泄完的性欲。“啊……美死了……好满……好厉害啊……操死我了……”刘母疯狂的叫喊着,因为女儿已经熟睡过去了……慕晗在操干的同时,居高临下的看着肉棒插入抽出的美景,不禁口水滴落在刘母的美臀上,他坏主意一闪而过,他将口水湿润着刘母的菊花蕾,将大拇指一点点挤入女人的后庭,并命令着女人自己抓着自己的屁股向两边分着,这样刘母的脸庞就贴近在了床上,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男人“爱惜”自己的样子,自己身体两个销魂的肉洞同时被插入的感觉让她更加疯狂,朦胧的眼眸放出淫靡的气息,“啊……啊……啊……舒服啊。喜欢……来了啊……”以这样后入式的姿势,女人在连续射出4次之后,虚脱的身体趴了下去,慕晗扶着她的腰身在抽插了几下之后也喷洒出精液,然后在刘母的耳边轻柔的说着,“你和你女儿的肉洞一样,都是销魂的神仙洞~ ”这一句话让刘母的肉穴再一次收藏,放出了男人喜欢的美味……刘母沉重的身体趴在了床上,男人在旁边舔舐着她身上的香汗,并把软塌塌的肉棒放在刘母的嘴边,刘母很自觉的抬起头为他清理着,当她抬头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和床单连接着一丝银线,是自己在享受高潮时流出的口水。此时映入慕晗眼帘的是,美丽羞红的面庞在给自己软下去的肉棒做着吐纳式的运动,而她迷失自我的眼眸在挑望着自己,略施秋波凝水却又不失淫靡……